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独立思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世界杯媒体乌龙榜(5)  

2010-06-14 19:57:08|  分类: 世界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梅西登过场,对他的报道当然会很多,但媒体想说的话比他们应该说的还多。他们会为他写散文,写诗。

《齐鲁晚报》发了题为“梅西一舞剑器动四方”的报道,专门关注梅西,其中足有一半篇幅用于彻底的抒情。把这些抒情的段落全部弄到一起,刚好也是一篇能读的文章:

 

再过12天,梅西就23岁了。很少有人在如此年轻的时候,承担起一支球队的兴衰荣辱、一个国家的热切期盼,甚至整个地球的狂热崇拜。

但是他必须做到。

尽管外界有各种各样的传言,说梅西现在身体情况很糟。但是他还是如约出现在了球迷们面前。他和看台上那些跃动着的身影一样,都有着蓝白色的灵魂。探戈,开场。

(……)

他的跑动并不算多,但是力求每次带球都有效。正如那句仙气氤氲的唐诗:“一舞剑器动四方。”

但是,这毕竟不是梅西的夜晚。整场比赛梅西只是器宇轩昂的仪仗,表演起来寒光四射,但是却注定无法出鞘见血一剑封喉。

(……)

这个夜晚,上帝一直在和梅西开着玩笑。1:0击败尼日利亚,阿根廷人赢得了一场并不漂亮的胜利,梅西亦然。有关1986年,以及“球王”的传说,对他而言,还模糊不清,非常遥远。

 

像是高中生发在论坛的帖子,但它来自该报特派前方记者手笔,搞不懂这种感慨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跑到南非来发,更搞不懂的是一个男人(看记者名字像是男的)对另一个男人要爱到什么程度,才能写得出这样的东西?!

没有最肉麻,刚才这一篇只算热身。《楚天都市报》发了一篇“望梅止渴”。先看看这篇文章的上半截:

 

一枝梅花,寄托了千百年来国人几多情感!

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慕其意境;

零落成泥辗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颂其风骨;

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赞其品德。

因为爱得太深,有诗人根本就没把她当植物,而是梅妻鹤子,终身不娶。

后来,她又幻化为男身,成了虚拟中的梅郎。

到了上世纪,梅郎终于投胎于世俗,却娇媚华贵,风骨依旧。他泪别霸王,醉酒深宫,演尽中国美女的绝代风华。他姓梅,创梅派,也画梅。齐白石迷他的戏,教他画,赠他诗:而今沦落长安市,幸有梅郎识姓名。

梅郎,梅兰芳。

 

究竟在搞什么?!

如果你到这里还扛得住,下面真正考验人的部分来了:

 

又过了半个多世纪,又一位梅郎吸引住地球的眼神。

他不在中国,生在西方。他肯定不懂京戏,他盛放在绿茵场。

他是梅西。

他是足球场上的艺术大师,像梅兰芳一样,娇媚又华贵,细腻又从容。

和梅兰芳一样,他聚万千宠爱于一身。踢球的男人喜欢他,不踢球的女人也爱他。

国际足联主席爱他,提醒全世界的踢球者,要脚下留情,保护梅西那样的足球精灵。

世界杯的裁判们也爱他,贱兮兮地说:我想要他的球衣。

中国的电视解说员爱他,明明是丢了球,他轻描淡写;梅西射门了,就算没进,他也要声嘶力竭地尖叫。

马拉多纳更是爱他。老马太自恋,全世界踢球的后辈,仿佛只有梅西是自己的初恋,自己的化身,简直要“梅妻梅子”了。

前夜,梅西终于亮相了。惊艳么?懂球的人说,没什么。爱他的人说,真的很艳。

中医说,梅花可入药,梅子可生津。魏王曹操拿它糊弄兵士,“前有大梅林,饶子,甘酸可以解渴。”并非虚妄之举。

而我辈看球,何尝不如此?世界杯才刚刚开始。梅郎甫亮相,好戏在后头。前夜他的第一场戏,即便不精彩,足以望梅止渴矣。

 

你坚持到这里了吗?如果你真的读完了,我想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这样的媒体文章好像只会见于世界杯,没有人会为职业足球联赛写这种作品,我觉得这也是职业联赛水平高于国家队比赛的一个证据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646)| 评论(9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